当前位置: 装修网 >> 行业资讯

上海租客吐槽租房经历最担心房东突然卖房

2018-08-16 16:41 来源: 浏览: 17条

上海租客吐槽租房经历 最担心房东突然卖房

江苏人季金标(左)在上海做清洁工,妻子做钟点工,一家五口人租住在豫园附近的一间出租屋内,不久房子就要拆迁,他们正为换房的事情发愁。..

.

江苏人季金标(左)在上海做清洁工,妻子做钟点工

上海租客吐槽租房经历最担心房东突然卖房

,一家五口人租住在豫园附近的一间出租屋内,不久房子就要拆迁,他们正为换房的事情发愁。

我之前租过一间80年代的老公房,每天晚上去卫生间,一开灯,洗脸池和浴缸里全是蟑螂。有一天我躺在床上,就看到一只拇指那么大的蟑螂在天花板上爬啊爬。一想到那段租房经历,身高一米八的韩伟仍会打个激灵。

韩伟和老婆都是新上海人。本是体育科班生的韩伟在找工作时却坚持要找一份跟房地产有关的职业。

因为他觉得,自己要是在房产中介机构工作的话,也许就能近水楼台租到一个好房子了,但现实仍然残酷。两三年的租房经历,让他下定决心还是要买一套房,哪怕远一点。

租房的痛苦,是多数闯荡大城市年轻人的普遍遭遇:一边是飙升的房价,一边是艰难的租房;一边是安家置业的传统观念,一边是租房的自由生活,如何选择?

2016年3月底,上海房地产调控新政沪九条落地。根据新规,外地户籍人士购房门槛,由原先三年内累计缴纳两年个人所得税或社保,调整为连续缴纳五年。

政策的严控使得一些不符合新规的人不得不放弃购房,这带动了租房市场。类似的情况,在其他一些城市也正在上演。

面对现实的压力,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选择租房,但租房所要经历的远不止遭遇蟑螂那么简单。中国的租房市场如此之大,但要让人们由买转租,究竟有多难?

企鹅智酷发布的《2015年中国民房地产消费潜力报告》显示:不论是一二线城市,还是三四线城市,都有一半的人士没有房产,在一线城市中,高达57.6%的住户都是在租房。

另据丁丁租房发布的《2015北京租房生活报告》,2015年北京租房人数高达700万,占北京常住人口的三分之一(根据北京市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5年度北京常住人口为2171万人)。

而中国社科院发布的《社会蓝皮书》指出,2015年中国高校毕业生总数达到740万,2016年会继续增加,应届毕业生的增长为大城市提供了强大的租房需求,且毕业后到自有住房的过渡期一般在3~5年,未来应届生租赁市场需求巨大。

一方面是租房人数连年增加,另一方面是租金不断上涨。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的一轮房地产市场火爆上涨开始,房租的走势也一路飙升。

这样的趋势从上海市房屋租金涨幅可见一斑:自2015年6月起,上海市房租平均值由年初的每 平方米62.7元涨至年末的74

.9元,全年涨幅近两成,闵行、闸北、浦东一些热门地区的涨幅竟高达六成;到2016年2月,全市租金均价已达到了 78.5元/平方米/月,同比上涨24.33%;截至4月底,上海房屋租金价格已经实现连续22个月上涨。

租金上涨使得租房变得更困难。交通便利、房屋质量、室内设施、小区安全等都是租房者首要考虑的问题,但能够真正满足这些条件的房子并不好找。

中原地产数据显示,目前租赁市场供求比最高达到1:10,这意味着有10个客户抢着看同一套房源。在上海的成熟小区,房屋从挂牌到出租只需两天时间。行情的火爆使得房源成了中介面临的最大难题。

2014年成立的互联租房公司蘑菇租房,看准了大城市白领租房需求旺盛这一市场增长点,开始拓展中高端合租公寓,在一年之内将房源拓展到5000多套,基本分布在上海中心城区、商圈及地铁沿线。

据蘑菇公寓创始人龙东平介绍,在静安寺、陆家嘴、徐家汇等热门商圈的房源,都是一房难求,挂出来就立刻被租掉,处在这些地段的房子普遍都比较贵,一间房的月租金差不多都在3500元以上。这些地段的房源也是最难获得的。

目前公司遇到的最大瓶颈是房源,好房子一出来所有中介都在抢。龙东平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在沪打工的山东人杨以桥和妻子租住在上海松江九亭附近一间 12 平方米的房内,这栋两层的房被房东隔成十余间小屋向外出租。一个周末,卞娜家的门铃突然响起,她起身去开门,外面站着三个自称房屋中介的陌生男人。

询问后得知,房东在租约未满,又没有通知她的情况下已经把房子挂到了中介准备卖掉。没过几天,她又发现家门上贴着收房的小广告,上面写着:现有大量客户急购该处房源,若你的房屋考虑长租或出售,请联系我,一天就帮你脱手!

卞娜住的房子位于上海市中心繁华地段的建国西路、近襄阳南路,附近的房子大都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老公房。这房子是37平方米的一居室,位于顶层6楼,夏天热,冬天冷。最初的房租是每月3200元,一年之内,房东涨价两次,直到目前的每月4000元。

这些天,卞娜都一直处于惴惴不安的状态,一听到有人敲门,就以为有人来看房。我不能保证房东在到期之前不会把房子卖掉,万一他觉得价钱好,把我赶出去了,怎么办?

最终,还没等房东卖掉房子,卞娜自己就有了搬出去的念头,原因是她的房顶开始漏水,房东又不肯来修。她不得不开始新一轮艰难的找房之路。

卞娜经历的是大多数租房者都遭遇过的问题。大多数情况下,房租说涨就涨,房东说赶就赶,租房者缺乏安全感,利益也得不到保障。目前没有相关法律来保护租房者。易宪容说。他认为,要想做大住房租赁市场,就必须制定严格保护租赁者利益的法律。这也是当前中国为何很多人不愿意进入住房租赁市场,而特别强调要有自己的住房的根源所在。

(来源:新华社)